短小鬼故事3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  • 来源:免费乱婬视频_免费人做人爱的视频!_免费三级电影

  故事1:耳朵

  翁宇、孫沛、陶冶三人一直不明白為什麼李吳能夠進入音樂班。

  不為別的,就因為李吳的耳朵不好使,基本聽不到聲音。要知道,對於一個學音樂的人來說,耳朵是很重要的。

  說實話,李昊除瞭耳朵不好使外,就沒什麼缺點瞭。李吳那張俊美到無可挑剔的臉龐一直是翁宇等三人所羨慕的,所以,他們三人處處針對李吳、為難李吳。

  “李吳,你傢是不是很有錢啊,不然你怎麼能進音樂班?”翁宇說。

  “肯定的啊,他就是一聾子,沒背景肯定不能進啊!”孫沛接嘴道。

  “你們說瞭他也聽不到,我們三人的耳朵對音樂的敏感程度是班上最好的,李昊也就隻有羨慕的份兒。”陶冶有點兒得意。

  “我雖然聽不到,但是我能通過你們的嘴巴看懂你們在說什麼。”李昊不在意地說,“我才不羨慕你們,這年頭,長得好看就行瞭。話說,你們三個人誰的耳朵最好使啊‘”

  “當然是我。”翁宇等三人異口同聲地回答。

  “要不這樣吧,你們三個來比賽,看看誰的耳朵對音樂的敏感程度最高。”李吳提議。

  “我們憑什麼聽你的,”陶冶瞥瞭一眼李吳。

  “對音樂最敏感的耳朵應該長在好看人的臉上。”李吳笑笑,“我對美容很有一套,你們難道不心動嗎?”

  “你能讓我們變好看?”孫沛問。

  李吳不回答,微笑地看著三個人。

  翁宇等三人商量後還是決定比賽一次。畢竟,變得跟李吳一樣帥氣也是他們所希望的。

  他們比賽的內容是聽歌,十幾首歌一起播放,誰能聽出的歌曲最多誰就贏。

  經過一陣比拼,孫沛聽出瞭十首歌、翁宇九首、陶冶八首,孫沛勝出瞭。

  孫沛找到李吳:“我贏瞭,我的耳朵最好使,你怎麼讓我變得好看?”

  李吳慢慢靠近孫沛,伸出手摸著孫沛的耳朵,然後一下就把耳朵擰瞭下來。鮮血頓時噴湧而出。

  “我隻說讓耳朵長在好看的人臉上,可沒說讓你變好看。”李吳把自己的耳朵也擰下來,然後裝上孫沛的耳朵,“你看,這下最好使的耳朵不就在好看的人臉上瞭嗎?上一個人的耳朵用得時間太久瞭,所以聽不到聲音,現在換個新的我就又能聽到瞭。”

  李吳看瞭看翁宇和陶冶,說:“你們倆的耳朵也不錯,下一次我再來找你們吧。”

  故事2:旅遊

  陸青青和陶巍戀愛的時候,經常去一些地方旅遊。他倆約定,要一起走遍世界各地。

  戀愛長跑七年後,兩個人結婚瞭。結婚前,陸青青和陶巍約定,結婚以後不管工作多忙,一年都要抽出兩次時間去旅遊。

  前一兩年,兩人確實這樣做瞭,小日子過得幸福美滿。

  可是,陶巍的工作越來越忙,經常出差,回傢的時間都少,更別提去旅遊瞭。兩人之間的爭吵也多瞭起來。

  “陶巍,我倆結婚的時候怎麼說的?”陸青青質問道,“今年都快年末瞭,咱倆都沒出去旅遊一次。”

  “這不今年特別忙嘛。”陶巍輕聲安慰道,“等我這陣忙完,我們再出去旅遊吧。”

  陶巍都這樣說瞭,陸青青也隻好作罷。

  陶巍這一忙就忙瞭好幾個月,轉眼就到瞭第二年。

  “陶巍,去年咱倆都沒出去旅遊過。”陸青青委屈極瞭,“當初我喜歡上你就是因為你和我一樣喜歡旅遊。可是現在呢,你根本不把旅遊這事兒放心上,不把我放心上。”

  “我的好老婆,瞧你說的。”陶巍無奈地道,“旅遊這件事不是說人和心總有一樣在路上嗎,現在我工作忙,人不能在路上,心在路上就好瞭呀。”

  陸青青點點頭:“好像你說得有道理哦。”

  從那天起,陸青青再也沒有要求出去旅遊瞭。

  陶巍看在眼裡,他努力掙錢,準備過段時間就帶陸青青出去旅遊。

  因為陶巍工作這麼久成績很不錯,老板給瞭陶巍一個月的假。

  晚上,陶巍回到傢後,陸青青已經睡瞭。陶巍在陸青青耳邊輕聲說:“青青,等你睡醒後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。”

  “好。”陸青青揉瞭揉眼睛,“睡醒後我也要告訴你一件事。”

  第二天一早,陶巍醒來的時候發現陸青青不在瞭。他剛想起身,發現自己的胸上有一個大洞,血不住地往外流。

  這時,陸青青提著行李出現在陶巍眼前,說:“陶巍,我考慮很久才做瞭這個決定。你說得沒錯,在旅遊這件事上,人和心總有一樣在路上。我來人間這麼久,很開心遇到你,我喜歡旅遊,既然你的人不能陪我旅遊,那我就拿走你的心,讓你的心陪我去旅行。”

  陶巍的嘴唇動瞭動,想說什麼已經來不及瞭……

  故事3:艷遇

  都說艷遇不可靠,可方圓偏偏靠艷遇找瞭個女朋友。

  方圓這女朋友林舒,可謂人間尤物:黝黑的頭發,白凈的皮膚,身材也是一等一的好。

  雖說方圓長得也不差,可和林舒站一起的時候,旁人還是會覺得兩人不太搭。

  兩人相遇的地方也奇葩,在基地。

  方圓和林舒說起兩人相遇的情景,都覺得有意思。

  “那天晚上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,還以為你是鬼呢。”方圓笑道,“大晚上的穿白裙,嚇死我瞭。”

  “我還以為你是來墓地拋屍的呢。”林舒不甘示弱地回答,“大晚上你還穿得人模人樣的,是準備幹嘛去呢?”

  “當然是準備遇見你啊!”方圓抱住林舒,溫柔地說。

  林舒就吃方圓這套,嬌嗔地看瞭方圓一眼。

  兩人在一起的時間久瞭,矛盾也多瞭,林舒開始嫌棄方圓的穿著不夠體面。

  “我說你學著好好打扮自己行不行啊?”林舒看瞭眼方圓的衣服,說,“咱倆相遇那天你穿得多帥氣啊,你就那樣穿啊!”

  “舒兒,我就是一個普通打工仔,哪兒有錢買好衣服啊?”方圓無奈地回答,“那天我是和哥們兒打賭輸瞭,誰輸瞭誰就去經常鬧鬼的墓地。我那不也是怕一去不回嗎,就想穿帥氣一點兒,買那套衣服花瞭我一個月工資呢。不過現在看來也值,遇到瞭迷路的你,不穿帥氣點兒你也看不上我啊!”

  “你要想辦法啊。”林舒不滿地道,“我和你在一起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也不容易!”

  “你有什麼不容易的,”方圓毫不在意地說,“舒兒你天生麗質,不打扮就很美。”

  “哪兒像你想得這麼簡單!”林舒看著方圓不在意的樣子一下就怒瞭。

  隻見林舒扯下自己的手臂,摘掉自己的眼睛,說:“我來人間艷遇一次一點兒都不容易,你以為我的皮膚、眼睛、頭發、手臂、大長腿這麼容易得到?為瞭漂漂亮亮地出現在人間,我找瞭好幾十個人才配好這一身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