車禍之後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2
  • 来源:免费乱婬视频_免费人做人爱的视频!_免费三级电影

  莫楠呆呆坐在急診區外的長椅上。就在剛剛,她和丈夫林青出瞭車禍。從那一瞬間開始,她就失去瞭意識,恍惚間隻記得被救護車帶到這傢醫院,清醒後就坐在這兒。

  “車禍?”“司機已經不行瞭。你說這人也是,不會開就不要開,那麼寬的馬路都能撞到樹上。”深夜的醫院靜得怕人,護士的聊天刺痛瞭莫楠。她正要發火,卻看到婆婆走瞭過來,連忙垂下頭,婆婆匆忙地從她面前走過,看都沒看她一眼,直接推開門進瞭急診區。

  莫楠苦笑,婆婆一定恨死她瞭,今天是她和林青回婆婆傢的日子,婆媳關系一直不是很好,下午還因一點小事又吵起來。若不是她堅持離開,也不會出這場車禍。林青生死未卜,她甚至連看一眼的勇氣都沒有。

  婆婆進去不久,莫楠便聽到瞭她的哭聲,隱約中,聽到“死”這個字。莫楠身一軟,跌坐在地。“林青死瞭。”莫楠的腦子裡不斷重復著這四個字。

  莫楠的視線越來越模糊,就在這時,林青出現瞭,他衣服上滿是血跡,臉色蒼白,他看著莫楠愣瞭愣,微張著嘴,輕輕地喊瞭一聲:“莫楠。”

  莫楠之前是從不信鬼神的,現在,她卻慶幸,她還能再看到林青。他們一起回瞭傢,在離開時,莫楠指瞭指搶救室,婆婆的哭聲讓她惴惴不安。林青隻是搖瞭搖頭,拉著她走出醫院,他的手很涼。

  莫楠感覺像做夢一樣,從醫院回到傢,林青這個油瓶倒瞭都不扶的甩手掌櫃竟走進廚房做瞭一碗面條,端到莫楠面前,面條的香味讓莫楠想流淚。

  面條做的並不好吃,沒有一點味道,但莫楠還是全吃瞭。林青又主動洗瞭碗,然後,他擁著她坐在沙發上看電視。他的懷抱跟他的手一樣,沒有一點溫度。

  他們坐瞭很久,林青靠在沙發上睡著瞭,莫楠卻沒半點睡意,她近乎貪婪地看著林青的臉,連眼皮都舍不得眨,她不知道還能看他多久。

  她整整看瞭他三十個小時,兩夜沒睡,竟一點困意都沒有。這兩天裡,林青不讓她出門,她怕婆婆不高興,打過幾個電話,可都沒打通。在第三天凌晨,看著林青的睡容,她心頭一疼,今天應該是他出殯的日子。她給他留瞭一張字條,匆匆出瞭門。

  當地有個習俗,下葬時不能見光。因為現在都是火化瞭,殯葬場有工作時間,便改成瞭天亮前送死者上路。莫楠趕到醫院時,正好看到死者被抬上靈車。婆婆被人攙扶跟在後面。

  他傢的親戚來瞭很多,有一些人莫楠不認識。她不敢讓婆婆看到她,跟著那些不認識的人上瞭最後面的一輛面包車。

  到瞭殯儀館,莫楠一下車就見林青站在離面包車不遠的地方。莫楠忙走過去,握住他冰涼的手。林青眼神一黯,拉著她就往回走。莫楠感覺得到他在生氣。

  她沒敢說話,任他拉著走,直到走出殯葬場很遠,他才停瞭下來,看著她,說:“睜開眼沒看到你,我很害怕,你不要再一聲不響地離開好嗎?”

  “好。”

  林青笑瞭。這時的天已大亮。他們去瞭公交車站。早上坐車的人很少,上車後他拉著她的手坐到最後面。莫楠靠在他身上,嘆瞭口氣,喃喃地說:“如果這車能帶我們去天涯海角該多好。”

  “那我們就去天涯海角。”林青的笑讓莫楠很不解。不過,很快她就明白瞭。他們下瞭公交車後,又轉乘長途車,直接去瞭祖山。

  在祖山的一傢賓館,林青堅持讓莫楠在大廳的休息區等候,他說自己已經在網上訂好房間,錢也付瞭,隻要領房卡就行瞭,這點小事,他一人就能搞定。莫楠擰不過他,擔心地看著他走向服務臺。

  由於柱子擋著,她並沒看到林青是怎麼做的。幾分鐘後,他回來瞭,皺著眉,不滿地說:“服務態度太差瞭,喊瞭半天都不理我,我隻好自己動手瞭。”他揚瞭揚手上的房卡。

  莫楠苦笑,別人怎麼可能看到他。她跟著林青去瞭訂好的房間。沒想到,房間竟真的被那房卡打開瞭。看著莫楠驚訝的表情,林青笑說:“自己動手,豐衣足食。你累嗎?不累的話我們去爬山。”

  祖山風景秀麗,景點很多。莫楠最喜歡的是老鷹巖,每次來時都要爬。她體虛易累,爬上老鷹巖中途都要歇很多次。今天不知是不是心情的關系,她一口氣爬到峰頂,一點沒覺得累,反倒是平時體力很好的林青,遠遠地被她落在瞭後面。看著林青氣喘籲籲的樣子,莫楠的心裡突然感覺有些怪怪的。

  第二天,他們又去瞭情人谷。一年前,林青就是在情人谷跟莫楠求的婚。剛到谷裡,天上就下起瞭雨。他們躲進谷中的長廊。兩人的衣服都濕瞭,看著林青發紫的嘴唇,莫楠感覺到奇怪,問他“很冷嗎?”

  林青忙搖瞭搖頭。雨整整下瞭兩個小時,莫楠有種莫名的不安,提出回賓館。可莫楠卻聽到他們房間裡傳出婆婆激動的聲音。

  “太不像話瞭,連出殯這麼大的事都不出現。陳海濤你說,她怎麼這樣?”陳海濤是林青的發小,也是莫楠的領導,沒想到他也來瞭。莫楠下意識要去開門,林青卻一把拽住她的手,淡淡地說:“我媽在氣頭上,咱還是躲著點吧。”說完拉著她就走。

  他們去瞭隔壁的咖啡廳,透過咖啡廳的玻璃墻正好看到賓館的門。一個小時後,陳海濤攙扶著林母走出來。看到他們上瞭陳海濤的車,莫楠松瞭口氣,正想說話,突然間,眼前變得白花花的一片,隨後便什麼都不知道瞭。

  也許過瞭很久,也許並不太久,她眼前漸漸清晰起來,看到自己正躺在林青的懷裡,他一臉的汗水,眼神裡滿是焦急。莫楠下意識伸手去摸他的臉,鬼也會流汗?林青的臉沒有溫度,莫楠心頭一疼,虛弱地問:“你還好吧?”林青長長松瞭口氣,搖瞭搖頭。

  莫楠認為自己一定是病瞭,也難怪,幾天沒合過眼,怎麼可能會正常。林青對她越來越緊張,幾乎寸步不離。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,她眩暈的次數越來越多。在他們回城那天,一個上午她就暈瞭三次。

  回城第二天,莫楠趁林青午睡,偷偷坐公交車去瞭墓地。意外的是,在墓園門口看到瞭婆婆,婆婆抱著一束白菊花正往墓園裡走。她猶豫瞭一下,喊瞭一聲媽。

  婆婆似乎沒聽見,繼續走。莫楠又喊幾聲,還是沒回應,她忙追瞭上去。婆婆在一座墓碑前停下,把花放在碑前,莫楠正要再喊,卻聽到婆婆說:“楠楠,我來看你瞭。”莫楠呆住瞭,轉頭看向墓碑,在看到“莫楠”兩個字時,記憶像潮水般湧來。

  在出車禍前,她不顧林青阻止,堅持坐到駕駛座上。她剛領的駕照,帶著氣,初次上路就把車開到110邁,為躲一輛突然沖出的電動車,她把車開到瞭樹上……

  “楠楠。”林青不知何時站在瞭她後面。還沒等莫楠反應過來,婆婆搶先沖到林青面前,狠狠地給瞭他一巴掌:“這些天你死哪兒去瞭,楠楠最後一面你都不見!”

  林青一臉悲傷地看著莫楠,輕輕朝她伸出手,他的手還是那麼涼。莫楠苦笑,也許並不是他涼,而是自己已經無法感覺到他的溫度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