兇宅婆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3
  • 来源:免费乱婬视频_免费人做人爱的视频!_免费三级电影

(1)
    “我告訴你,這世上沒有什麼事情是兩全其美的。要麼要錢,要麼要命。再給你三天時間,要是還不搬,別怪我們心狠手辣!”
    摔門聲把已經被折磨瞭好幾天的我嚇瞭一激靈,我連頭都不敢抬,等徹底確定來人走遠瞭,才顫顫悠悠地從地上爬起來。
    我從沒想過二十幾歲的我竟然正在經歷強拆這種的事情。自從舊城改造以來,已經不止一次有地痞流氓來找我,要我趕快搬走。起初我也堅定信念,賠償款不合理,堅決不搬。可是這樣的信念能堅持多久呢?不管你什麼時候下班,傢門口都有一幫地痞迎接你,然後拳腳相加地和你談賠償問題。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,我最終決定點頭,可是萬惡的開發商卻說因為我延期簽字影響工程進度,要在原有賠償上再降低十五個百分點。
    “十五個百分點,不如明搶。”暗罵瞭一聲,我坐在院子裡的小板凳上,看著從小長大的院子。
    父母因車禍去世後,我是在這院子裡跟著爺爺奶奶一起長大的。小院裡有和爺爺一起鋪的青石板地,還有和奶奶一起栽下的葡萄樹,帶著我年少時所有的記憶。我舍不得它成為高樓大廈的一角,舍不得它從此隻活在照片裡。
    打開電腦已經是十點半瞭,上瞭常去反映問題的政府網站,我點開路南的頭像。
    “又被威脅。”
    打上四個字,剛剛還暗著的頭像亮瞭起來:“這次說什麼?”
    我就知道他也在線。
    我和路南是因為強拆認識的。半個月前,因為被街道不肯搬的大媽拉去反映問題,我認識瞭路南。路南是跟著他外婆來的,八十多歲的老太太很健康,和調解人員說起道理來一套一套的。那天天氣太熱,老人又激動,說得近乎昏厥。眼看老人要站不住瞭,一直關註著這個能說會道老太太的我忙拿著水瓶跑過去。
    我就這麼認識瞭路南,那個戴著眼鏡,笑起來會出現酒窩的男人。
    “說這世上沒有兩全其美的事情,要不要錢,要不要命。還說我死瞭他們就找個精神病頂罪,最後我白死不說,房子充公,一分錢我也撈不到。”
    “那你沒事吧?”..
    發瞭被打得奄奄一息的表情過去,我道:“沒事兒,還堅持得住。”
    “好。”
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 自從認識之後,我和路南的關系就在這樣的偶爾閑聊中變近,我是個宅女,如果有足夠的吃喝,除瞭上班外,也許一個月也不會出門一次,所以我在現實中沒什麼朋友。因為和路南有相同的話題,所以他算是稀有的朋友之一。等瞭半晌都沒等到路南再回復,我點開瞭常聊的QQ群。
    除瞭是個苦逼的上班族,我還在網上連載小說,沒什麼文筆,但是好在寫故事有意思,所以交到瞭一些一起碼字的網友。
    發瞭個無奈的表情上線,“非死不可”立刻跳瞭出來:“還沒解決?”
    我被逼簽字搬傢,在群裡已經不是秘密。
    “對呀,今天還被威脅,一會兒一定要寫死兩個,不然難消心頭之恨。”
    “對,這幫孫子,早晚不得好死。”“小鬼”也出來幫腔。
    我總戲稱群裡隻是一幫憤青,每次發生什麼大事兒,大傢都會吵得不可開交,可是悲哀的是,沒有人有力量去改變哪怕一點點。
    那天晚上,沒心思聊天的我才要打開小黑屋碼字,QQ消息的聲音就出現瞭,關掉黑屋打開,是群裡不常出現的“黃泉”。
    “你聽過兇宅沒有?”
    “兇宅?”
    “對呀,如果曾經發生過兇殺案或者有人非正常死亡,房子就會成為所謂的兇宅,商業價值急劇下降,甚至會影響整個樓盤的開發,開發商為瞭長久的效益就會用大價錢封住房主的嘴巴。所以如果你的房子變成兇宅,你和開發商的立場就會逆轉。”..
    “你什麼意思?”
    “沒什麼意思,就是想給你提個醒。”
    “提醒,難不成你想讓我為瞭多得點錢就殺人啊,神經。”沒心思再理會這個精神病,我下線去碼字。
    我是個懸疑恐怖小說作者,偶爾也寫言情小說。但我筆下的言情卻被讀者稱之為有著濃重血腥氣的言情,畢竟我的言情小說比恐怖小說死的人還多。可是這年頭,不死人是不賺人眼淚的。
    “僵硬的屍體被泥土掩埋一半,剩下的一半似虔誠的信徒一樣遙望西方聖地,老鼠和蟑螂啃噬著男人的肢體,慘白的骨頭以及定情的婚戒在幽幽的光影下散著一股冷光。愛他,就把他留在永遠不會離開的地方,讓泥土吸吮他的營養與他相融,讓他帶著背叛的靈魂守著我,最終盛開出花。”
    敲完最後一個字。我關掉小黑屋。
    剛剛和黃泉說話的頁面還在,他發瞭一條新信息,是個網址的鏈接,因為好奇他會發什麼,所以我點開。
    “兇宅婆婆。”
    深夜兩點鐘,那頁面上的四個大字嚇瞭我一跳,兇宅,婆婆……
    作為一個懸疑恐怖小說作者,我看過太多的恐怖片,無論聽覺還是視覺的恐怖敏感度都比常人要低。但看到那頁面的一刻,我還是覺得後背陰冷。我不知道網站是誰建的,但肯定是個變態,不然又有誰會用遺像裝飾網站的頁面,而且還不是一個,數不清的老太太的遺像在我眼前流動,有笑著的、有面容僵硬的,也有似乎在死前沒多久才留下照片所以面容僵硬的,5aigushi.com似乎每一個的笑容都詭異得讓人膽顫心驚。
    “空蕩蕩的房子,空蕩蕩的傢。親愛的孩子,你不要害怕,不管你受瞭多大的屈辱,多暴力的拳腳,婆婆都會陪著你,陪你找到新的傢。”
    數不清的遺像下,整個頁面上隻有這樣一行話,用大紅的顏色呈現出來,讓人看瞭覺得有種冷意一點點地襲滿全身。
    顫抖地關上屏幕,黃泉的聊天頁面還在。我憤怒地發去“變態”兩個字,然後立刻關機離開,回頭的一瞬,一張蒼老又哀怨的臉闖進視線。
    “啊……”
    我捂著耳朵蹲在地上。接下來會不會有拖沓的腳步聲響起?然後有枯枝一樣的手拍著我的頭?我的耳邊靜得能聽到風聲,還好那些都沒有出現。許久再抬起頭的我,在昏黃的燈光下才看清,那張蒼老的臉是客廳神桌上,我去世的奶奶的遺像。